30-12。下雪 & 水晶敘舊

去年12月30日傍晚,恩荷芬開始下雪。正如氣象預測所料,這次下的是stuifsneeuw,有如細沙一樣,巴特說那是最好的雪。這晚,巴特在Crystal的舊同事有場聚會,地點就在市區的De Vooruitgang酒吧。在零度左右的氣溫,我真的很猶疑要不要出門,先是說要騎腳踏車,結果我的愛車碰巧爆胎,最後決定乘公車去赴約。

傍晚六點半,吃完晚餐,我們就送小公主回去媽咪家。我也興奮地跟出門去照片,結果搞得狼狽不堪。先是大寶貝把她的雪帽給我的相機戴上,回程中,巴特還得把它窩在懷里。唉,喝了一次啤酒後,寶貝已經有點神經不正常,為了避免她的病情加劇,巴特當然要幫我護好她啦﹗

近七點,我們步行到公車站牌去等車。巴特左想右想,覺得在我們家附近那個站牌晚間每半小時才一趟服務,加上下雪路滑,很可能行班更少,於是又臨時決定走到通往市區的主幹公路那邊去等車。剛抵達那里的候車亭時還有點小興奮,電子版上顯示下一班車馬上就到了。結果,數字每分鐘在更新,我們連也無從埋怨。雪下的那麼大,路上的車子都緩緩而行,更別說公車……。看到對面偶爾還有反向的公車,證明還是有公車從總站開出來,那我們應該等得到往總站的車子。就這樣,我們倆等著等著……突然,我看到三個方向各出現一台公車,都往我們這里過來。唷﹗一來就三台,有點像在台北同時等到3台205的感覺。

坐上了公車,感覺溫暖無比,哈哈,這真比雪地里騎腳踏車強很多。到了總站,我們先去跟牆壁要錢,不然晚上來個Go Dutch就不知道往哪裡找錢。到了De Vooruitgang,巴特的舊同事Lu和Joost已經先到了。Lou是這次敘舊的召集人,當晚陸續到來的還有Mark,Joost的女友Anne,Jeroen和他的太太。或許因為天氣惡劣,這次來敘舊的人很少,據說上回有近30名老同事來相聚。巴特說Lou是當時Crystal人的爸爸,原因就是他年齡較長,經驗也多,大家都跟著他學。如果沒有記錯,巴特第一次到新竹出差時就是Lou帶他出去闖中文世界的。

Crystal是巴特的前前份工作的公司。這家公司在新竹科學園區參與了蠻多家電子廠建廠的工程。從1996至2000年間,巴特在台灣和荷蘭兩地奔波,吸取了許多工作和人生經驗,也和一起打拼的同事培養了密切的感情。或許我真該感謝Crystal給巴特工作機會,讓他有緣認識東方世界,間接促成我們認識的機緣。

當晚,全盤用英語交談,大家都聊的很盡興。老同事們相互交換介紹自己的新工作,聊台灣,聊上海,聊中國,聊旅遊…..。這次聚會讓我會驚訝的是︰Jeroen的太太(名字忘了,真是歹勢﹗)也是來自馬來西亞,她是柔佛人,跟我一樣會說華語,英語和馬來語。呵呵,真的太意外了﹗我們間中還能用華語交談,真的太棒了﹗另外,Anne,Joost和Mark也跟我聊了很多。Anne和Joost曾經到西馬度假。Joost在新竹和上海工作時,兩個人常常到東南亞旅行。他們還很興奮地跟我描述在阿里山遇到下雪的情景。他們還特別跟我形容台灣人為了touch the snow,排車龍上山,只為了摸摸雪,還有人在車篷上積個小雪人炫耀,還有人把雪盛在小冰箱里帶回家……。我可以想像賞雪的興奮感,(嘿嘿,我的賞雪發燒感還在延續燒著…..)也覺得Joost他們也夠巧,在取徑經過阿里山到東部去的途中就遇到下雪,反而我在台北過冬時都跟台灣的雪結不上緣。

下來說說Mark︰Mark是在澳洲出世的荷蘭人,持雙重國籍,長大後回到荷蘭才開始學荷語。他一直很強調他能理解我學荷語的心情。他說荷語真的很難,但不要怕錯,從錯中學習,一定會進步的。他自嘲到現在還是會用錯字,會錯意,就連一些賀語也偶爾出差錯。和他聊天,也讓我初次領教澳洲的英語。平時我的英語已經是慢半拍了,聽他的澳洲口音我更要來長耳朵,百分之百的用心聽講 ^__*

十一點多,我們倆告別了大家,先到一家速食店吃點宵夜,再乘凌晨零點五分的公車回家。路上,巴特開始出現語無倫次的樣子,雖然說的東西都合乎邏輯,但就是東一句,西一句的。嘿嘿,在整晚n瓶Duvel的沖擊下,他的腦子也昏了。因為氣象預測說半夜會開始下雨,氣溫回升,我一回到家里就打算堆個雪人來拍照,結果老兄說︰妳急什麼,都半夜了,反正雪下的很多,明天還有的堆啦﹗

就這樣,我們回家就去夢周公……………。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趕快從房里的窗口往外看………..嗚,沒了啦﹗外面的雪景全都沒了,就好像昨晚未曾有那麼一場雪一樣,嗚﹗


我家附近的公車牌。


雪一直下,一片白色的世界。


主幹公路旁拍的


恩荷芬公車總站。


De Vooruitgang內一景。


左起︰Joost,Jeroen,Lou和Mark。


嘿嘿,這位大笑姑婆大家都認識吧?﹗


大家言笑甚歡。


Mark和Bart。


爸爸,看過來。


Joost很入鏡,對不對?聽說他在新竹工作時有很多追求者,惟獨他只愛Anne一人。


大合照,左起︰Jeroen的太太,Anne,Mark,Joost,Jeroen,Bart和Lu。
另外Joost和Jeroen的身後出現了路人甲,硬要上鏡頭。>_<


De Markt的這行酒吧我們常來。


臨時的滑冰場。


近午夜的街頭已經燈火減半,雪也開始融了。


睡覺前,先拍拍門外的雪。


我家鬱金香就躺在這塊土里過冬。


近九個小時後,什麼都沒了…………。

  1. 嘩~看到你的網頁,我就更不敢給你看我做的了~呵呵~沒什麼東西,而且又是<br />
    寫一些看不懂的內容,呵呵~<br />
    看你這麼幸福,真好!!<br />
    雖然晚了很多天,還是想向你和老人說聲:新年快樂!!HAPPY NEW YEAR!!<br />
    新的一年,也要努力的去過每一天哦!!^o^

    Reply
  2. 湘群,<br />
    別這麼說,無論如何那是妳的心思,看看有何妨 ^^<br />
    感謝妳的祝福,妳也要多多加油哦﹗<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Reply

Geef een reactie

Het e-mailadres wordt niet gepubliceerd. Verplichte velden zijn gemarkeerd m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