墳墓裏的寫實 - 下

~。墳。~。墓。~。裡。~。的。~。寫。~。實。~


(13)︰是妳害了她! 

1999年11月24日凌晨05︰50,我和腹裡的寶寶見面了。紅冬冬的身體,瞇瞇的雙眼,扁扁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微微揮動的小拳頭,還有響亮的哭聲,她就是我的寶貝,真真實實的躺在我的身旁。看到她平安的出世,終算可以放下心來。

隨著寶貝佩佩的出世,我開始了初為人母那滿心歡喜、卻又慌張失措的生涯。初生的兩天裡,她就像一般的寶寶,除了喝奶,都在安睡著。第三天那天,前來做產後家訪的護士發覺她的眉心隱隱泛黃,認為那是一般初生兒都會有的黃膽現象,不必擔憂太多。然而第四天早晨,她的情形忽然嚴重了,隨即把她帶回醫院檢查。

烏龜把我們母女倆帶到醫院、辦好手續之後就回去了。進入病房,醫生給她放了光罩、打了點滴,還抽血做檢驗,接著整個下午病房裡只有護士值班。那時我心里滿是無助、徬徨,看著佩佩躺在嬰兒床上給燈管照得身體發熱,禁不住心疼的把她抱起來、喂她喝奶,但是她都不吮吸。慌張之際,把值班的護士小姐喚來。她就說小孩打了點滴,不會餓,所以不喝奶,沒必要擔心。然而我心里就一直覺得不妥,直到晚上值夜班的謝醫生來到,才知道病情太嚴重了。

她是醫院裡的兒科主任,平時都在兒科加護病房值班,適巧那天晚上普通兒童病房的醫生全不能值夜班,所以她才到這裡來。她一來到,就翻看佩佩的資料,聽我略述她不喝奶,後來近傍晚時分也不再哭過,她就焦急的喚來護士,問清楚情形。只聽到她一直在責罵護士,為什麼沒有膽黃素的數據?為什麼化驗部的儀器壞了不尋求其他醫院的幫忙?這麼嚴重的病患為什麼安排在普通病房裡?為什麼整個下午沒有醫生值班也不報告?…………聽著他們的說話,我的心都塌下來了。

在謝醫生的檢查下,佩佩連基本的反應動作都沒有了,不哭不動。那時我緊張的說不出話來、眼淚不停的掉,對於急救建議都無法拿定主意,還好烏龜和我母親來探望我,為我做決定。從晚上八點起,每半個小時就抽一次血,由我們家屬自己承擔費用,送到私人醫院的化驗部檢驗。持續了兩個小時,膽黃素的數據一直持續在28mg/dL左右,謝醫生即建議要給佩佩換血才行。從午夜開始,她就躺在手術台上進行換血,跟死神搏鬥著,母親陪在身邊不停的安慰我佩佩總會平安出來的。直至凌晨四時許,她終於出來,再次有了哭聲。

接著那個早上,烏龜的父母都趕來了。他們沒有跟我說上話,只是交代那張給佩佩求來的保身符一定要放在她的枕頭下。烏龜站在我的身旁,也顯得有點怨意。那時我也不多想,只認為那也是他們的一番好意。隨後,我和佩佩在醫院裡住了整十天。平時都是我父母親和弟妹來探望我,烏龜只是每個傍晚來陪我到晚上十點左右就回去,但是他的說話總給我一種怪異的感覺,好像中間哽著什麼似的。

出院回到家里,長輩似乎都冷漠相見,連以前那種表面上的關懷也少了。我一直向烏龜追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每個人都怪怪的?他只告訴我,要我好好的坐完月子再說。

終於也挨到滿月了,他才告訴我說︰他父母去求神問卜,說是我懷孕的時候周圍亂走,惹了骯髒的東西,所以害到佩佩。我只問他是不是神明說得就是真的?就得相信?他說是,他的爸媽就是認為我害了孩子。

喔,就是這樣的原因他們怪罪了我。我懷胎的時候,都待在家里幫忙,做牛做馬。說我周圍去,我到底去了哪裡?既然那麼靈驗,能不能告訴我是在哪裡弄著了骯髒的東西?如果不是懷孕後期胎兒一直不會長大,我也不想舟車勞苦地到美里去做產檢。現在是科學文明時代了,神乩的話能夠相信多少?我心里對他們的話非常質疑,因為我相信科學說法多些。

其後在複診的時候遇到了謝醫生,她也告訴我說,佩佩忽然嚴重發病的原因,可能是我們母女血型不合,但她同時間也有受感染的現象,所以生產時候受病菌感染才是主因之一。

雖然烏龜家人並不相信這樣的說法,但我心里踏實很多。我只能說這全是命運,在入院的時候,遇到不負責任的醫生,不巧的化驗儀器也壞了。我很感激謝醫生,因為她救了我女兒才賜予我不平凡的遭遇和人生。

軒軒給朋友的話︰懷孕生小孩,是夫妻兩人同樣要承擔的責任。近來,醫學上也有些依據,認為如果母親在懷胎時期,長期處於負面情緒,體內將會產生毒素,會影響胎兒的健康。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長大,所以懷孕的時候保持心情愉快是很重要的。為夫的朋友也要營造祥和的氣氛、體諒太太懷孕的辛苦,畢竟太太腹裡的孩子是你們倆愛的結晶。

2003年6月30日

~。墳。~。墓。~。裡。~。的。~。寫。~。實。~

(14)︰我的寶貝和別人不同

在生死線上搏鬥的佩佩是戰勝了。但是,在她四個月大時就被診定為發育遲緩的小孩。她不會翻身,小手不會捉握東西,聽覺和視覺反應也不靈敏。這是因為嚴重的黃膽病已經傷了她的運動神經,醫學上即是得了腦性麻痺。

初時,烏龜和他家人都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言語間總是帶著埋怨我害了孩子的意思。我辛辛苦苦的懷胎十月才把孩子生下來,難道我希望自己的孩子是這樣不成?我內心裡的掙扎和痛苦會比他們少嗎?無論孩子怎麼了,都得好好的待她,她是我親生的哩。後來我看了許多佛書,心結也解了,並且能夠用平常心看待孩子,接受這樣的命運。我想,烏龜家一直以剎生為業,這算是因果報應吧。

其實在謝醫生成功搶救回她的性命時就告訴過我們,佩佩將來的腦部發育或許會造成傷害。我也做好最壞的打算,但很欣慰的,除了四肢和頸部的運動無法控制,基本上她沒有痙攣的現象。而且臉部表情也能控制,懂得微笑、撇嘴、撒嬌、生氣、有時大哭、有時又偷偷掉淚……臉部表情十足。平時很喜歡我抱著她跳舞、旋轉、逛街看花花世界。

她很懂得耍賴,帶她到醫院做物理治療,她都在那兒佯睡,待時間結束、走出物理治療部的門口,就見到她睜開眼睛,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讓妳哭笑不得。但是逛街就不一樣啦,不管是三、五個小時她都能夠撐著不睡,好奇的眼神沒有停止過,而且她會乖乖地讓妳抱在懷裡,不吵不鬧。

許多朋友都告訴我,別以為她不會說話就什麼都不懂,其實她的心思很敏感的。這點我可以深深的體會到,尤其是有陣子常常和烏龜鬧彆扭,總覺得自己委屈,就在房里,她看到我掉眼淚也跟著哭了。後來再試過幾回類似的情況,我就強迫自己要堅強,不許再在佩佩面前流淚。我不能再給她的心緒造成負面影響。

也因為佩佩,讓我看透烏龜家人的態度,尤其是就醫的事。面對這樣的孩子,作為父母的當然是想盡辦法來幫助她,不管是什麼神醫、祕方,只要摸得著希望的,都會去嘗試。但是烏龜的父母就是認定是我害的,對於其他的說法都不予認同,就連烏龜也認為佩佩是沒有希望的了。我聽了真的是失望透頂,身為孩子的父親竟然給孩子尋找奇蹟的意願都沒有。前陣子,有位高中的老師建議我們把佩佩帶到台灣做跟深切的檢查,但一談到此事,他們就不做聲,後來也就不了了之。

現在她三歲半了,嘴巴懂得咿咿呀呀,說著她的語言。開始懂得翻身,在有扶靠的情形下可以坐的蠻久。就是四肢仍然不受控制,一高興就全身僵直。抱她走在街上,不時都會有些好心的媽媽好奇地問,為什麼她不會走?她會不會坐?她會不會叫媽媽?……我都能夠平淡的告訴她們,她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樣。

到面前為止,沒有醫生能夠告訴我們她將來會是怎樣,也不知道她跟我們的緣份有多長久。我只想一朝還能在她身邊照顧她,我都會盡心盡力。因為幾經掙扎,我選擇到台灣繼續學業,這四年就請托烏龜他們照顧佩佩。我的心里是很不捨,但也得放下,只有這條路能讓我提高自己的自身條件,給佩佩更好的生活。

軒軒給朋友的話︰如果不幸的有個特殊的寶寶,就要勇於面對事實。不管他是先天或是後天的殘缺,都要以平常心看待已發生的事,好好地為他的生活設想。孩子是無辜的,他內心同樣有著掙扎和痛苦。

2003年6月30日

~。墳。~。墓。~。裡。~。的。~。寫。~。實。~

(15)︰不要逼我,我真的很反感

「軒軒,幹嘛妳捂著鼻子?妳真的有那麼難受嗎?為什麼以前妳又不覺得?」
「我……,我真的反感啦,你就不要逼我,好不好?」
「這算逼妳哦?我們是夫妻哩,這很正常的呀,怎麼妳就是那麼多理由推搪?」
「我不是故意的啦,可是就是很噁心,你要我怎樣?你就不能想想我現在有身孕,或許孩子生了就沒事啦……。」
「哼!我才不信天下還有這樣的理由,XX都說他老婆懷孕之後還能正常行房,為什麼妳就不能?……妳這樣不行,那樣又反感,妳叫我怎辦?到底我娶老婆來做什麼?這跟單身有什麼兩樣?……。」

對呀,書本上也寫著懷孕期間可以有著正常的性生活,但是每個孕婦的生理反應都不盡相同哩。懷了孩子並沒有讓我害喜,而沒有饞嘴的現象,只是人很容易累、比平時嗜睡。但是從懷孕大概四個月起,反而對烏龜興奮的味道感到異常的反胃。每次在他需要發洩的時候,我都捂著鼻子,儘量隔絕味道的侵入。

他看了總是很氣怒,好似我損了他的男性尊嚴。他就是不相信每個人的和爾蒙反應不同。問我為什麼,我解釋不來,就是有這麼一回事。他就認為我是故意的,為什麼別人的老婆可以而我就不能,甚至還硬要扯去我拿來掩住鼻子的毛巾,害我忍無可忍之際,衝到沖涼房狂吐。我最怕嘔吐的了,吐完那股酸味久久不能散去,還掀起後來連串的空嘔現象,真是痛苦極了。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兩個多月,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就自己搬到床下去睡。烏龜當然不依,怨言四處,客氣的話沒有幾句。我心里真的很委屈,為什麼別人知道老婆懷孕了都捧得像個寶?都會主動遷就老婆?甚至於可以自己解決慾望,而不勞動老婆?當然也有能夠維持性生活的例子,但都是老婆能夠接受的情況下哩。

想想實在很氣,我腹裡懷的孩子他也有份,生出來了還要跟他的姓氏,為什麼這短短的十個月就不能遷就我?難道一紙婚書、一個老婆的名分,就要把做妻子的義務一年365天都扛在身上?還沒有結婚以前,就算不找女人,不也一樣可以自己解決?雖然有了合法的使用權,但也要配合對方的意願吧?!

軒軒給朋友的話︰每個女人懷孕的生理反應都不同,為夫的千萬別拿著朋友的例子、還有書上的理論,硬套在自己妻子的身上。她身上懷著屬於你們兩個人的寶貝,況且懷孕不是每年每天都有的事,所以,體諒她懷孕的不便和辛苦,就是感激她為你懷了寶貝的最佳禮物。

20030701 0138

附錄︰前陣子一網友傳來了這篇“非常勁爆的吵架內容”蠻有趣的,與大家分享之!

要是女人把這篇文章背熟了,那....<男人>你的名字叫”啞巴吃黃蓮”啦!!
非常勁爆的吵架內容!!!(男人要看!女人更要看!)

那晚,我認識的一對年輕夫妻中的太太哭著來電:「你快來!我恨他!我要和他離婚!」

快速趕到他們家, 這會兒還正吵的兇呢!

男說:「她很無聊,我上班好累,她說晚上要去散步,我說改天,她就又哭又鬧,真是討厭!」

女說:「你才討厭,我在家作牛作馬為這個家打掃,為你做飯為你生孩子,為你們臭男人當發洩獸慾的工具怎麼,只要求散個步你就會累死啦!?」

男說:「喂!生小孩是兩人的事又不是我一人的事,妳累難道我不累?我發洩難道妳沒享受?」

女說:「哼!早知道生了小孩你不管我根本就不生,我們女人為何辛苦生下孩子,就一定要負責孩子的一切,又不能出去工作。」

男說:「喂!生孩子又不是妳一人能辦到,沒有我妳生個屁。」

女說:「哼!你們男人有何貢獻?享受女人肉體的是你,發洩的也是你,你貢獻了什麼?」

男說:「哼!沒有我的貢獻精子妳生什麼!?」

再來下面的話讓人難忘!!

女說:「哈哈!貢獻精子你,享受完了,你射精了,你貢獻了,好那看看我們女人的貢獻:
我懷孕要忍耐嘔吐
我要小心飲食
我連生病都不敢吃藥
我要為肚裡孩子注意一切
我懷孕不便於行
我不再能遠行郊遊
我坐車都不方便
我要穿上大肚裝
我不能放心行房
我要擔心肚裡孩子是否健康
我要定時去醫院產檢
我懷孕要破壞身材
我要煩惱妊娠紋的出現
生產後要努力恢復身材使丈夫不嫌棄
我要忍受陣痛
我要痛苦生產
我也許須要剖腹生產
我也許會有產後憂鬱症
我要帶初生嬰兒
我因餵奶而胸部下垂
我要照顧小孩生活起居
我要比小孩晚睡而比小孩早起
我要半夜起床餵奶
我還是要忙一切家事
我要放棄事業
我伸手要錢要看丈夫臉色
丈夫出門享樂而我得在家帶小孩
甚至於走樣的身材是丈夫外遇的藉口
這種種一切就是我的貢獻!
你不過是享受完之後,放一點精子在我肚子,然後大睡,
奇怪,這種情況,憑什麼小孩要跟著你姓?!
他的血他的肉他的一切都是我給的,
你不過只給他一丁點兒,有什麼資格跟我爭?」

這場架吵完了,我永遠記得那丈夫極力想爭辯,卻一點話都說不出來。

想一想,好像事實真是如此。

男人啊!

以後真的要對自己的老婆好一點喔!

至於女人嘛!

好好把這篇記下來吧!會很好用唷!

~。墳。~。墓。~。裡。~。的。~。寫。~。實。~

(16)︰到底妳幾點能夠回到家里?!

剛知道佩佩是特殊小孩時,心緒非常的亂。自己內心的掙扎、烏龜家人的不解、旁人的慰問和指點,一切莫名的壓力都擠壓到我一個人的身上。朋友和長輩群中都沒有過特殊小孩的例子,沒有人能夠告訴我究竟應該怎麼辦?那種徬徨和無助的心情鮮有人懂。

隨著專科醫生的初步診斷,醫院即安排了復健運動和物理治療,希望趁快能夠改善她身體發育和肌肉運動的狀況。佩佩就醫的醫院在美里,每個星期就有兩天必須帶著她,坐一個小時的車程,到醫院做運動。

我母親看到我們母女倆往來時間緊湊、極為勞累,就向我獻議,去說服烏龜他們讓我在娘家住一段時日。跟烏龜說了這個建議,他就怨言不斷,說家里沒有人幫手,工作誰來做?住一段時間,到底要多久?這樣做復健,對佩佩真的有幫助嗎?是不是怕了家里的工作,想要找藉口,躲回美里去?……。

唉,這孩子就我一個人的嗎?帶著嬰孩兩地來回的辛苦,他會懂嗎?難道工作就比小孩重要?在情緒混亂之際,他不扶助我,還說了那麼多的風涼話,我實在是氣得說不上話來!

後來,他妥協了,讓我在前一天的傍晚去美里娘家那過夜。還好,我的父親也在實務地種植水果,每天都有往來美里—實務地兩地。於是,我們母女倆就傍晚坐我爸的車到美里,然後次日我媽戴我們到醫院做運動,再乘我爸的車回家。這樣在美里有的休息,就不會那麼匆忙。

說來烏龜這人對於人情和感恩的事全不在乎,開始有了令人不敢恭維的舉止,也漸漸讓我娘家這裡的人對他另眼相看,知道這些日子以來他醜陋的面目。(雖然在烏龜家很受氣,但很多牽扯到兩家的事,我都鮮少跟自己的父母親說過。)

事由就是我爸每天早上都要到市區去批發水果,啟程到實務地工作的時間並不穩定。他是長輩,而且還要煩勞他載送,我是對他深感感激,不敢要求他太多。然而,烏龜根本就不把他當丈人看待,只要上午十點左右還沒有到家,就打電話來催促,語氣都很囂張,每次開門見山就問︰到底妳幾點能夠回到家里?妳不知道今天生意很忙嗎?………後面的話,沒有一句有提及女兒情況怎樣、父親是不是還沒有從市區回來、抑是臨時有突發事情需要處理。

接到他催我回家的電話都很心灰,難道只有他的工作是重要的嗎?我爸的好心到底給他看成什麼了?他載我這樣兩地來回是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嗎?他也有事情要忙,不是專程服伺我的。論義務,這樣的事更應該由烏龜來做。我父母已經是很體諒他們店務較忙,所以才主動幫忙,結果,好心沒有好報,還要給他埋怨!

有時爸媽見我聽了電話,情緒激動,也追問到底他說了什麼,我都簡單帶過,一直沒有把他的怨言說出來。直到有了他直接用同樣的語氣追問我媽的例子,他們才知道烏龜是那樣對我的。我爸媽風度還算可以,但是反彈的評語也不少,他們隨即追問︰他是不是每次都這樣催妳回家?哦,就連佩佩好不好,運動做得怎樣都沒有問嗎?他算什麼意思嘛,自己有本事到美里玩,孩子到醫院複診的事更重要又沒有時間載?不是我批評他父親啦,每天下美里下棋就有本事,自己的孫女要跟他的車還嫌麻煩!…………。

是的,烏龜的父親那陣子幾乎每天都開車到美里下棋、丟下家里的生意不管。我開口想要跟他的車,他都會找理由推搪,就好比︰佩佩做運動,我不能等;我下棋不知道會下到幾點,妳最好自己打算,趕回來幫忙媽媽;我趕時間,不能載妳到醫院,只能…………。總之理由很多,都好像很有理由。我爸問起也只能說︰他真的很忙,不能載我們。其實他忙得都是閒逸的事,這……怎麼能說出口呢?

軒軒給朋友的話︰對別人(尤其是長輩)的幫忙要懂得感恩,既然有求於人就要遷就對方的條件,不要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事,還憤然表示不滿。如此的事如果一再發生,只會讓長輩認為你是沒有教養的人。

20030702 0802

~。墳。~。墓。~。裡。~。的。~。寫。~。實。~

(17)︰我們再生一個孩子,好嗎?

「軒軒呀,佩佩已經一歲半了,我們再生一個孩子,好嗎?」
「烏龜,不要那麼快就追下一個,好不好?佩佩現在這樣的情形,叫我怎樣安心懷上第二胎?」
「可是媽媽說,反正佩佩都這樣囉,妳不可能要等她好了才再生吧?」
「我現在兩地奔波,身子很累啦,還有,就這麼一個孩子,你都承擔不了開銷,再生的話,要去哪裡找錢?」
「妳就是固執,孩子生了自然就有辦法養,妳說不生就不生,妳叫我怎樣跟爸媽交代?」

噢!你要交代,那責任就由我來擔?佩佩滿週歲以前都是喝母奶的,開支當然不大。可是她週歲以後,買奶粉的錢你拿了多少次?為了不要面對做伸手將軍的難堪,我向你拿,你都能推就推,不然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拿點錢出來。我的零用錢、儲蓄、稿費都墊在佩佩的開支上了,還要多一個孩子?就憑你這樣死性不改,要我再揹多一個負擔?

哼!你已經傷透我的心啦!要生多一個,你自己先想好能夠給我們母子怎樣的生活條件?家里的工作有增無減,你樂得悠閑,盡叫我生孩子。照顧孩子全是我做母親的責任,你幫忙了什麼?你那里懂得照顧小孩的辛苦?你只懂得要向你父母交代,最好生男的。你拿什麼條件來生兒子?要你調整飲食把尿酸降下來,好提高生男生的機率,你就不聽。Y染色體可是在你的身上哩,生男生女應該你的責任比較大。還有,你那副德性,我開始重新評估這段婚姻的可靠度了,在還沒有做決定以前,生孩子的事—免談!

軒軒給朋友的話︰現今養育孩子是項沈重的負擔。懷胎十月,把孩子生出來並不難,但是要把他撫養長大成人、受良好的教育,直至他能夠獨立,卻是項廿幾年的長期工程,所以,生養小孩一定要三思,想好你能夠給他什麼再把他帶到世上來。

20030702 1545

~。墳。~。墓。~。裡。~。的。~。寫。~。實。~

(18)︰妳就是看不起我!

「烏龜,今天又有顧客抱怨說你煮的菜太咸了,還有蒸魚的味道也走樣了。」
「哪裡有,我煮的東西哪裡會有這樣的情形,是媽媽煮的吧?」
「不是啦,下午媽媽都不在家。我跟你說這個,就是希望你以後注意點,顧客投訴多了,我怕…………。」
「妳怕什麼?就會擔心那些有的沒的。下午是嗎?可能那時我心情不好吧,以後不會了……。」
「不是我愛說你,吃這行飯哪裡可以看心情的。顧客是還錢的哩,他們要的是招牌菜,不是隨你的心情,隨便煮出來的菜耶!如果你去別的餐館吃飯,你受得了他們一會兒太咸,一會兒又太淡的菜的嗎?你能接受廚師心情不好的解釋嗎?」
「哦!說這些妳的理論總是一大堆哩,妳分明就是找我的渣,妳就是看不起我嘛!哼,從以前讀書到現在,妳幾時看得起我了?沒有一天不是想把我踩得扁扁的?妳說呀,妳是不是看不起我?」

喔!跟你談這些是為大家好哩!做得不好的就是要改進,不然以後的生意怎麼辦?為什麼這樣的話題也會跟看不起你扯上關係啦?

說我看不起你,那就表示是你看不起自己。我跟你談戀愛、跟你結婚、把女人最寶貴的青春都給了你,會是看不起你的表現嗎?我就是太看得起你了,才會嫁給你。若不是因為愛你,我何苦把青春當賭注,跟你結為連理?!

軒軒給朋友的話︰認為另一半看不起你,其實就是你看不起自己,試想想,如果對方不是愛你、看得起你的,為何願意跟你結婚?

20030702 2233

~。墳。~。墓。~。裡。~。的。~。寫。~。實。~

(19)︰沒有責任感=沒有安全感

「你剛才到底開車去哪裡了?」
「我去哪裡關妳什麼事?我爽呀,妳管不著我!」
「我是管不著你,可是媽媽剛才過來興師問罪了,……。」
「哼!妳不會跟他們說,是妳惹我生氣了,所以我才出去的!」
「話還沒有說上幾句,哪裡得罪你啦,自己心情不好不要連累全村人。傍晚你給爸爸罵是活該,媽媽病了還出去踢球。」
「連妳也這樣說我?! 我就是喜歡踢球呀,我心情不好出去走走也有錯嗎?」
「你有點責任感好不好?半夜出去也不關門,你不怕家里出事?爸爸出門了,如果有事,你叫我們幾個女人怎麼辦?」

烏龜就是這樣,三兩句話不和,鑰匙一拿,半夜就開車出去了,然後凌晨三、四點才回來。甚至還有幾回趁他父母不在家,收拾了衣服行李,就說要走的遠遠的,不要再回來。

初時,我真的很緊張,就算委屈也好,都得把他留下。原因不為什麼,只是他一走,要我怎樣向他父母交代?後來,他見這招能夠得逞,就時常上演“佯裝出走記”。直至我對他的感情不再抱有希望以後,我根本不出言留他,只叫他走之前向他父母說清楚我這個做老婆的是去是留。

這樣的男人,留他來做什麼?壓力一來,不是想逃走,就是想尋短見,從來沒有想過面對現實。我和孩子跟著他,生活有什麼保障?要他解決問題的時候,他一聲不響就走了,要我怎辦是好?

每次事情談不下去,就用死來要挾我,這種舉止應該是女人特有的吧?我只知道,在我心冷了之後,他是死是活,我無所謂,但是我們的事情一定要交代好。我的人生路還很長哩,跟著一個不愛惜自己生命的人,有什麼安全感?既然成了家,就應該要擔當起責任,全力以赴來照顧好家庭。

軒軒給朋友的話︰男女朋友在交往的當兒,就應該注意對方會否珍惜自己的生命。我覺得一個懂得珍惜生命、愛自己的人,才有能力去愛別人,甚至於會有比對方多活一天,好照顧他/她到最後的意念。反之,如果遇到一個總是用自己生命、以企圖自殺或尋求短見來牽連感情的人,還是早點放手是好。

20030703 2244

~。墳。~。墓。~。裡。~。的。~。寫。~。實。~

(20)︰我們離婚,好嗎?

「軒軒,我們離婚,好嗎?」

記得那是去年6月19日晚上近11點,在從美里回去實務地的路上,我們沈默了近半個小時,他說出了這句話。

我沒有晴天霹靂的感覺,心里很平靜,不及半分鐘的思索,我答應了。不挽留嗎?不了,我的心早已經死了,沒感覺了,這樣的結局對大家都好。

「妳不想再多加考慮?」
「不需要了。」
「那我們盡快辦好手續,或許我很快就會再婚了。」

再婚?很快就會再婚?言辭的後面代表著什麼?

「你說你很快會再結婚,是不是你找到對象了?」
「這妳不必多問,總之我希望快點辦好離婚手續就是了。」

是的,還需要為他擔心什麼?既然他有了新的對象,就是我可以名正言順的離開了。總好過之前跟他提到分開的事,他都激動非常,要生要死的,來去只有一句話︰「我們不能不分開嗎?」。接著就是用逃家、或是尋死的動作來阻止我離婚的念頭。

這次他主動提出離婚,我不敢說那是正中下懷,但至少他也認同了我們的關係已經來到了分水嶺。我們都還年輕,選擇結束關係,大家都有機會重新開始,這是件好事!

20030704 1237

~。墳。~。墓。~。裡。~。的。~。寫。~。實。~

(21)︰急速再婚的乾坤

在烏龜提出離婚的第二天,他自己道出有了新的女朋友,而且兩人打算結婚。

那晚,我們很平靜的談著,沒有刀戈相見的場面。他的新歡,就是他的舊愛,也曾經是烏龜店裡的員工。他們曾經談過戀愛,但是因為家人的反對而分開。他說,雅蒂(他女友)不介意他離過婚,願意跟他一起生活。

另外,還有更務實的再婚理由︰他需要幫手,而她願意幫忙店里的工作。以前就曾經聽烏龜家人提過雅蒂很本事,對於廚房裡的工作皆能勝任。嗯,這樣很合烏龜的要的條件︰做為他的太太一定要幫得上忙。

這些聽了也就算了,如果他能娶到能幹的老婆,他母親的日子就能過得輕鬆點。我沒有嫉妒,只可憐雅蒂是烏龜以可被利用的價值來考量的對象。或許當初烏龜娶我,也是經過同樣的尺度考量的。(想想自己也可悲!)

下來,還有更荒謬的建議︰在新舊交替的當兒,希望我能夠留下來教導她店務和家事。呵!這是職場上的新舊員工交替的程序嗎?這種過渡時期的應對計劃,擺明就是在我離開的時候,隨時要有人頂替我的工作!

他的如意算盤可真會安排,什麼事情都安排好了,才來跟我談離婚的事。他娶老婆為了什麼?無非是幫忙他工作。娶老婆就像請員工,要有工作能力的考量。但是事情絕不會那麼順利,在烏龜跟他母親提出要跟我離婚、娶雅蒂進門的時,家里的反彈壓力隨時暴漲。

面對突起而來的狀況,他變得混亂無章,但是我去意已決。周旋了近一個多月,我搬回娘家,等待辦理離婚的手續。

20030704 1332

~。墳。~。墓。~。裡。~。的。~。寫。~。實。~

(22)︰回娘家前,他挽留我的原因

「軒軒,妳回去以後打算做什麼?」
「我?或許做點小生意吧。」
「妳有能力嗎?」
「這你不必管,我自己有辦法。不做老板,也可以跟別人打工呀,肯做絕對不會餓死的,你擔心什麼?」
「既然妳想工作,就留下來跟我打工囉。我叫媽媽給妳工錢。我們不在一起沒有關係,我們分房睡。這樣妳也能照顧佩佩,不必擔心找不到工作呀。」
「你未免太天真了吧?沒有了夫妻關係,還留下來打工?這算什麼?!給我工錢,可以給多少?……還有這樣不就是要我留在這裡若無其事的看著你和雅蒂兩個人,別人會怎樣看我?我有什麼前途?」
「媽媽說,如果妳願意留下、不要離婚,讓我把雅蒂帶回來,店里的權力和錢財都歸妳管。」
「給我錢?給我權力?生意給你搞到這樣,讓我來管?……我說,沒有了感情,給我什麼都是假的了,我都不想要。離開這裡或許生活會更辛苦,但是沒關係,至少我會過得很開心!」

沒有了感情,沒有了干係,就沒有了留下的理由。給我錢財,給我權力,就算把店屋財產都給了我,也沒有實際的意義,不是嗎?

20030704 1350

~。墳。~。墓。~。裡。~。的。~。寫。~。實。~

(23)︰回娘家後,他挽回我的原因

電話裡,…………
「軒軒,我們不要離婚,好嗎?」
「不好,我已經決定了。」
「妳回來嘛,妳知道我現在有多辛苦嗎?店里少了妳,我的工作總是做不完。顧客來了,工人招待的也不好。還有,爸爸反對我把雅蒂帶回來,妳叫我怎麼辦?……還有,叔叔他們都打電話來罵我,罵我不懂得珍惜妳,罵我侮辱了祖宗,罵我離婚害他們丟臉……。」
「烏龜,你聽好,我不能因為你沒有人幫忙,因為不要讓你給叔叔他們罵,來考慮我要分開的事,你懂不懂?」
「軒軒,我求求妳啦,妳搬回來,好不好?我們就當著之前的事沒有發生過,我們重新再來。我真的需要妳回來,妳要怎樣我都可以依妳。妳不想跟我一起睡,那我們做假夫妻,好不好?總之,妳回來啦,每天給爸爸、叔叔他們罵,我受不了了。」

面子?工作?就是挽回我的原因?從頭到尾,沒有一句話提及我們的感情,或至少他對我的感情和不捨。他在乎的不是婚姻的實質,而是面子,還有工作處境。他挽回我,只因為我對他們家還有利用價值。

沒有了愛,不要說是廉價勞工,就算高薪聘請,我也不屑!

20030704 1408

~。墳。~。墓。~。裡。~。的。~。寫。~。實。~

(完)︰我恢復單身了!

2002年11月8日,我和烏龜終於獲得高庭的批准,離婚了!

從七月下旬回到娘家,九月中旬簽了離婚協議書,前後三個多月,全部的手續都辦妥,我才鬆了一口氣。

現在的我,日子過得很開心、充實。當朋友問我,是該恭喜?還是該遺憾?我都會笑笑地說,恭喜我吧!

也許很多朋友會猶豫,看了22篇,沒有一篇是開心的敘述。開心的當然有,從談戀愛、到新婚蜜月,我和烏龜都過得很甜蜜。這些日子不必加以敘述,大家都會懂得聯想和描述,惟獨在婚姻裡面對的問題就不盡相同。

其實這22篇短文,加上笨拙的文筆描繪,並不能帶出我和烏龜的婚姻裡所有的問題和磨擦,但至少也給自己三年多的付出寫點心得和感受。

軒軒給朋友的話︰感謝支持我的朋友,為了報答你們,我一定會讓自己過得更好、更開心!

20030704 1431

~。墳。~。墓。~。裡。~。的。~。寫。~。實。~

(附)︰給烏龜父母的信

爸、媽︰

對不起,讓你們為了我的事傷神勞心了。

我和烏龜的事,可謂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並非毫無徵兆可言。只是向來我都秉持著自己的做人原則待人,即是︰不管我不滿誰,與誰不和、爭執或冷戰,都儘量不把自己的情緒帶到工作上,或是牽連到我和他周邊的人身上。所以,我在人前言歡暢笑,不表示內心里不苦悶和失望。

至於選擇離開烏龜的原因,我一直想說個明白。無奈見面時難免言語和情緒的干擾,因此,我把話寫下來,希望你們看完後,能再衡量我的看法和決定。

這場婚姻,我們兩個人都有錯。烏龜一直強調是我沒有做好為妻的義務,迫使他有了外遇。但,他可曾告訴大家,是什麼人和事籌成此事?追根究底,該說是我懷孕時,他給了我一段極不愉快的經歷,造成我現在心里有著無法抹去的陰影。那時候的事就像在心里烙了印,讓我沒辦法再重新接受他。

初結婚,店里人手少、生意好,每天挺著肚子忙工作,還要為他那囂張無禮、惟我獨尊、暴躁不講理的脾氣而受氣、難過。在生活上只有他做累了要休息,而沒有我會累、需要休息的理由。他根本就不體諒我懷孕、工作的辛苦,拖著疲憊的身心會到房里,還要應付他諸多為難的需索。我明瞭那是新婚該有的熱情,但當時我確實沒有心緒、精神和體力來配合。於是,他就以愛他就該順他、滿足他的話來換得我勉強的應和。那時,我心里滿是失望,他就只懂得要求我愛他的表現、讓他得到歡愉,卻不給與我他愛我的體貼和諒解。於是,氣惱、失望的心情不斷地在內心沈澱、累積,懷孕的日子幾乎在淚水的浸淫中渡過。也因為這樣,在夫妻的生活上對他的厭惡感和抗拒感有增無減,直到佩佩出世以後,始發覺我完全無法說服自己再接受他了。

本以為男人當了爸爸就會定性、顧家。這些日子,身為人父的他扛起了多少責任?佩佩的開銷,他從來就不當回事。爽就拿些錢來買奶粉,不爽就叫我去討、或自己打算。甚至就連他的錢不給我用,叫我自己打算的話都說的出口。從結婚、蜜月旅行、懷孕、養子,我差不多全部的積蓄和詩華通訊員的稿費都墊光了。說真的,這些錢有多少是花在我自己的身上?全是為了孩子和生活。在他的心里總是認為我有辦法找錢來墊補,沒什麼好愁的。但是積蓄是會完的。為了他在星州的立場,詩華通訊員的職位也辭掉了,我還有什麼?

有時我爸、媽基於疼孩子、疼外孫的心出錢出力,買奶粉、載上載下,換來的是什麼?換得的是他認為我們都看不起他。我的心會痛嗎?失望嗎?每天周旋在孩子和工作之間,還要為了醫好佩佩的身子,時常往返美里。這些耗費了我多少的時間和精神?他還要熱嘲冷諷,看在我的眼里能不對他感到灰心嗎?他總是認為我不疼孩子,病危時不心急、且淡定的讓人意外。難道天天抱著孩子搥心痛哭才算愛她嗎?佩佩和別人不同,我勇於接受事實。況且她很懂事,每當看見我偷偷掉淚、她也會哭。在她面前若不以平常、淡定的心去看待她,肯定對她有不良的影響。

其實大家一直希望我生多一個,這對我而言確實是很大的壓力。只是一個孩子就已經足夠讓我為生活能力操心,加上我根本沒有信心給予孩子一個很好的孕育條件。從科學角度來看,一個不開心、鬱悶的母親,在懷孕和哺乳的過程中會產生足以傷害嬰孩健康的毒素。既然自己不能真正開心,何苦再害多一個無辜的生命?

在生活上,他總嫌我家事做的不好,那試問他給了我多少的時間來完成這些事?除了安頓好佩佩,首要的工作就是幫忙店務,下午得空時,他就推我看店,自己蒙頭大睡。他睡飽了就要打球,還有拿新聞、寫新聞的時間全都要儘量幫忙,這一天里頭究竟多少時間屬於我自己的?他有沒有想過留在樓下睡覺順便看店?還是少去打球,讓媽媽多點休息、讓我能挪出時間做好家事?他沒有。在他的心里就是要把媽媽的模式往我的身上套。生活上的許多事情,他總是用媽媽以前更辛苦都能做到、媽媽都沒有講過她會累,更何況是你。。。。。。這一類的話來迫使我要做的跟媽媽一樣。

說真的,我是很佩服媽媽的能耐,但不表示我得做到跟她一樣。早知道成長環境對他的影響甚深,當初還沒有嫁他時,我就要慎加考慮。因為太多的待人處事態度對他而言是理所當然的,沒有對錯可言。我指點他,就是誣賴他、刁難他。也就因為我是個女人,對他所做的事給以意見和批評就是〞看不起〞他,削了他的男性尊嚴。若他真注重這個“男性尊嚴”,就應該把男人的責任扛起。說我看不起他,就是他看不起自己。就因為我當初太看得起他、認為他脾氣暴躁不是問題,我才會嫁給他的!請他反省下自己的思想和作為才來說這句話。若不是愛他、希望他好,我何苦要拿這些氣來受?

況且,我每次要他改好、改善的,不外是要他尊重父母、長輩,愛戴弟妹,善待工人,禮待顧客,對我和佩佩的生活負責,不要自滿,要求進步,不要因為自己的私怨而得罪舉足輕重的人,少去打球讓媽媽多休息。這些不是很基本的做人道理嗎?難道我這樣的要求就是太高的標準?我不求榮華富貴、奢侈閒逸的生活,我只要這些就太挑剔了嗎?是不是他該檢討自己的做人標準會不會太低了呢?

這些事我勸過他幾次,就是給過他多少次的機會。可是,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甚至我說過什麼、勸過他什麼都忘記了。很多時候他也太天真了,總認為“對不起”三個字就能抵銷所有的過錯,白天做過多少讓人氣絕的事,晚上幾句好話、抱一下就得煙消雲散。很抱歉,我是不吃這一套的人。如果我是這種人,也不會鬧到今天要分開的地步。況且,這人生路上有多少的傷害和苦痛,是真正能夠撫平、抹去的呢?

去年中旬,我深知自己心里的傷害無法癒合。無論我怎樣調適自己,我都說服不了自己再接受他,就連敷衍他都做不到了,所以我提議分開。我們為了這事爭了好幾回,最後都是因為他用死或遠走高飛來”要挾”而停下。就因為我心軟,不想做積惡事,想著反正活著就得工作、討口飯吃,所以我就留下來。

直至六月尾,他反而提出離婚,我一口答應了。其後始知他對另一個女人有了承諾才爽然提出此事。但這不是我離開他的真正原因。我是對他心死了,沒感覺了,所以毅然決定分開。雖然後來他面對越來越多的壓力,瀟灑不起來了,後悔了,隨口就把責任全推到我的身上。他說服大家他是無辜的,這段婚姻里他沒有錯,他也說不出有什麼地方做錯過,因為那些對他而言是理所當然的事。他就這樣把問題全拋到我這兒。

遇上這種男人,我真的有苦說不清。為了逃避家人、親戚的壓力,希望盡快能脫離壓力,他來說後悔,說是一時之氣、求挽回,還說只要我回去,可以包容我不和他行房的事、做對假夫妻也行,這些是我考慮、衡量該不該回去的因素嗎?在他嘴里出來的話,只有一年前我要離婚的狀況,完全沒有六月尾商議離婚的事情了。既然他能做出這樣的事,我也不必考慮太多了。

況且回來美里的這些日子,我的心理負擔都卸下來了。每天不用想著要怎樣應付他、逃避他、敷衍他,我感到自己生活反而能夠開心、輕鬆。現在有時間靜下來想了,才發覺跟他生活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很少真正開心過。坦白說,我真的不想回去,原因是︰

一、這事是我詳細考慮過的,不是我情緒衝動時做下的決定。而且,我不是出爾反爾的人。既然我們兩個人的生活價值觀、自我評價的差距愈增,生活上的磨擦和衝突有增無減,還是分開好。

二、他即要男性尊嚴,又扛不起責任,生活上的事,動不動就是丟給我自己打算,那我就把自己的前途和錢途都算進去,我覺得同樣是要工作,但我可以爭取更多好的生活條件給佩佩。

三、我不會因為爸媽你們對我的期望很高,為了不想你們失望或丟臉而不離婚。我也知道離婚對女人而言是件很吃虧的事,但終究事情的關鍵還是我跟烏龜的夫妻關係,而不是家人的感情和面子。

四、我承認我最大的錯是不能和他行房。若是勉強挽回、做對假夫妻,只會衍生更多的錯誤、爭執和家庭問題。房外的問題,你們可以給多點錢、或是請多點工人來解決。但房內的事誰也幫不上忙,畢竟跟他同房的是我一個人。

希望大家不要再追問原因,我的心早就死了,對烏龜沒有感覺了,回去對我而言已經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既然烏龜有了新的對象,也不要給他添加壓力。若他們是真心相愛的,就成全他們。

還有,很感激你們這麼疼我、惜我,今天若我們能夠理性的分開,我想以後大家還能和和氣氣地相聚,這不是很好嗎?

軒軒 26.09.2002

~。墳。~。墓。~。裡。~。的。~。寫。~。實。~

(附)︰烏龜二妹給我的信(摘錄)

大嫂︰

嗨!收到你的來信激動莫名……是朋友幫我從辦公室拿的,在講堂上交給我,我就直接開來看了……沒用的我竟然也會看到流淚,就因為你那一句話︰“雖然我和哥哥分開了,但有什麼需求,你一樣可以找我呀!大嫂能夠幫的肯定會幫你”,謝了,大嫂!

說真的,得悉你將要和哥哥分開的時間是2002年7月3日凌晨12︰05am,沒想到我的第一份“禮物”是這樣的……我知道很多事都不是在我們預料之內的,就像當初你決定嫁給哥哥時,也想不到會這樣收場吧!其實這並沒有給我太大的驚訝,而當每個人都認為該做些什麼去挽留時,我在這兒卻很“壞”的不想做任何事,只想過寫封信給哥哥安慰他,但卻不是叫他挽留,而是要他重新開始,不過,這封信終究還是沒寫成。

也許你在我的心目中“朋友”的形象更勝於“大嫂”吧!很多時候,我可以感覺到你面對他時的“無奈”,以及很勉強的在努力維持這段不能帶給你歡樂的婚姻。而我當時能做的除了陪你聊天,沒什麼能做的了,只希望有一天問題會迎刃而解,而終究……。現在說什麼也無用了……老實說,我並不願意看你不愉快的樣子,真的希望只要你開心就好了,真的……。

所以,當我聽說你和哥哥有“問題”,在談論離婚的事情時,我已經開始祝福你了,大嫂……。原諒我並沒有去挽留……因為我希望你過得比以前好,而我知道離開對你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能讓你更快樂……這是我的選擇—祝福你但不挽留……你會原諒我嗎??當然也希望你能快樂面對你已做的抉擇。

※※※※※※※※※※※※※

收到這封信,我感動的哭了!畢竟她是了解我的人。

烏龜的二妹現在在檳城理科大學唸大二,每次回來美里都來探望我。從我和烏龜談戀愛開始,我和她就有著像朋友的感情,關懷對方,分享生活。知道我想繼續念書,她也一股勁的支持我,要我不要放棄機會。

在烏龜家的那段日子,最可貴的就是和他的四個妹妹都成了好朋友。尤其是大的兩個妹妹,家里的大小爭執都站在支持我的這邊,那是我最感欣慰的事。

20030704 1456

※※※※※※※※※※※※※

怡軒 重新結集於 2003.08.01

  1. 小美馬麻 2007/05/16, 1:16 am

    對不起 這是你的故事 還是你的創作??
    因為 太寫實了!!
    如果這是你的故事
    那我要向你說聲:你太辛苦 也太偉大了
    加油喔
    看你現在的生活 似乎很棒呢
    算是苦盡甘來嗎
    : ) 加油!!
    版主回覆:(01/01/1970 12:00:00 AM)
    小美馬麻,謝謝妳的鼓勵。
    四年前執筆,這些都是歷歷在目的痛。四年後,這彷彿成了別人的故事。這曾經是我的故事。在一切淡去後,發現自己真的走出來了。
    所以,我會加油,一直往前走下去……。

    Reply

Geef een reactie

Het e-mailadres wordt niet gepubliceerd. Verplichte velden zijn gemarkeerd m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