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9 – 我的墨西哥朋友 Ana

Ana 是我去年第一次來荷蘭時認識的朋友。她是墨西哥人,先生是荷蘭人。兩夫妻在墨西哥生活了十幾二十年後,就搬到西班牙住一陣子,最後回到荷蘭定居。Ana 育有一男一女,女兒跟我同歲。這次見面,她很興奮的告訴我說,她女兒懷孕了。明年三月她就要當外婆了。其實我跟她之間沒有共通的語言,她只會說簡單的幾句英語,我們的荷蘭文都爛,加上我對西班牙文是有聽沒懂。所以我們只能用簡單的英語詞彙,加上手語進行溝通的,但緣份注定我們認識,成了朋友。

來說說我們認識的經過吧﹗話說去年夏天,我在荷蘭的日子,常常到巴特的公司去插花。無聊之際,就到公司附近的小湖去走走,拍照。就在某一天,看到有個女人騎著腳踏車,帶著三隻狗狗來到湖邊。我就坐在遠遠的椅子上,用相機的鏡頭捕抓她狗狗的寫真。結果,她開始接近我,騎著腳踏車在我面前來回逛了幾次,基於禮貌,我都跟她點頭微笑。最後她停下來了,開始說我聽不懂的語言。(後來知道那是西班牙語。)我用英語跟她說,我不會講荷蘭語,只會說英語哩﹗於是她開始努力的拼詞彙,問我是不是 Latino?怪了,拉丁人?後來我們就自我介紹,兩個人複雜的身分還真的花了很多時間才讓對方弄懂。後來的一個星期里,我們常常約在湖邊見面。我也到過她家坐過,吃她做的海鮮飯,然後一起騎腳踏車到她女兒家,介紹我給她女兒認識。也因為她,我知道我幾費功夫跟巴特解釋的荷蘭餅乾就是 Stroopwafel。去年離開荷蘭前,她還要求跟我合照,叮嚀我今年回來一定要聯絡她。

Ana是個熱情的朋友,但年初我還在台灣時,她在MSN上告訴我要離開她的丈夫。婚姻生活的不順遂,讓她很難過。這次來荷蘭前,和她失去聯絡近半年。所以我一到荷蘭就開始嘗試寫 email 給她,都沒有回音。直到度假回來,我收到她轉寄的郵件。我就姑且一試,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請她看聯絡我。就在第三天,我接到了她的電話,相約在湖邊相聚。

這次,在她的臉上看到了些許滄桑,但心態年輕樂觀的她,還是告訴了我一些她的際遇。現在她每天都要上班,到學校去做清潔工,和先生的關係還是很差,準備找到合適的出租房間,就搬出來自己生活。她說︰真的很難,我不知道分開過後,他會留什麼給我……但,至少還有兩隻狗兒跟著我走。我也只能安慰她,待她女兒生產後,把小孩給她看顧,這樣有收入,又不會太辛苦,順便可以看看能不能搬去跟她女兒一起住。我想,人生就是這麼的難。

下來給大家看看當天拍的照片吧﹗

這兩隻是 Ana 的愛犬。上面那隻小巧玲瓏,已經16歲了,走起路來老態攏踵。下面這隻8歲,很調皮可愛。

這是小湖近大學入口處的石雕。

這是讓我們相遇的小湖。

旁邊有青草地和運動的跑道。

湖的另一頭有個小高爾夫球場。

這頭還有一個森林步道區。

這是進口處。前面有車子的地方是大馬路,跨過馬路,巴特的公司就在那棟灰黑色的建築物後方。

Geef een reactie

Het e-mailadres wordt niet gepubliceerd. Vereiste velden zijn gemarkeerd met *

Deze website gebruikt Akismet om spam te verminderen. Bekijk hoe je reactie-gegevens worden verwerk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