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零下初體驗

昨天兩個小寶貝回去媽咪家了,我們兩個樂得逍遙,晚上出去和朋友相聚囉﹗話說前幾天就已經知道這幾晚的溫度都會在零度以下,巴特還是約了舊同事到市中心的酒吧見面。

說實在,我到晚上八點還在猶疑要不要出門?因為從來沒有體驗過零下的世界。一來懷疑自己的能耐,二來不太相信自己新大衣的禦寒度。巴特一直在旁邊說服我出門,說他有多期待我陪他一起去見朋友,而且昨晚沒有烏雲,看得到月亮和星星,保證不會下雨等等。後來,我還是跟他一起騎腳踏車到市區去了。

出門時,溫度已經近零度。一踏出家門,就先看到自己呼吸的霧氣。冷嗎?還好。我已經全副武裝,只露出兩眼^__*  其實,只要不刮風下雨,還冷的可以接受。我們倆單車騎的很快,十五分鐘就到市區了。由於我的腳踏車非常新穎,單從外表就知道就剛買的,所以我們轉了幾個點,最後巴特把他的老舊的腳踏車和我的新車疊起來,和路旁的樹幹鎖在一起。然後,我們再走一小段的路到Baron酒吧和朋友碰面。

昨晚約出來相聚的有Hans和Ferry,後來Ferry的女朋友Azra也來了。巴特和他們三人曾經在同一團隊工作過兩年多。當時,巴特是組長,Hans是consultant,Ferry是剛出社會的工程師,Azra則是他們的祕書。雖然大家都分道揚鑣,但常常聯絡見面,交換工作經驗和心得,交情很好。整個晚上,三個男人聊得非常興奮,我則在旁邊啃花生米,練習荷語聽力。Hans的英語很好,見過我幾次,聊得開來,但是Ferry的英語能力較差,而且初次見面也不知道該聊什麼,就只有友善的問候。或許大家會懷疑我會不會無聊?其實並不會,我們坐在靠窗的角落,我可以觀察酒吧內還有街上的人,多看看Eindhoven的夜貓子長什麼樣﹗或許這是第一個零下的晚上,大家都穿的特別多,感覺特別冷。但是酒吧內有暖氣,穿小可愛的也大有人在。

十一點半,Azra來了。我們聊了一下就轉移陣子到有舞池的酒吧跳舞。。巴特說先去看看那家酒吧會不會很擁擠,再決定要不要跳舞。結果,從Baron出來我就感覺特別冷,就連荷蘭人很喊冷?﹗不過,巴特還是很興奮地告訴朋友說,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零下的溫度,大家都很驚訝的看著我,追問我的感受。我只能說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冷。他們惺惺地對我說︰如果遇到刮風,或是暴雨,肯定妳不會這麼說了,就連我們都覺得很糟﹗﹗呵,當然,如果不是天氣好,我也不會陪巴特出來受罪,不是嗎?

我們繞了幾條巷子,到另外一家酒吧。在這裡喝了一輪飲料,十二點三刻,我們就先開溜了。因為巴特喊著要吃點東西,我們就在巷口的沙威瑪快餐店吃了宵夜。這家沙威瑪的老板是土耳其人。我們點了兩個套餐,還有熱咖啡,就坐下來和老板聊天。這家店的室內裝潢很童話式,牆上有阿拉丁神話故事的圖畫,因為它的店名就叫”Aladin”。它的吧台上方還有中東色彩的吊燈,讓我忍不住拍幾張照片留念。我們用完套餐,前後喝了兩杯濃咖啡,才意興闌珊地回家囉﹗

回程中,路旁的一切都開始結霜,草皮和樹葉上都蓋了一層灰白的面紗,車窗上開始結冰了。我小心翼翼地騎單車,深怕不小心滑倒了。這是結霜下雪最令人討厭的地方。或許踩腳踏車踩得使勁,身體也慢慢發熱,巴特也驚訝我沒有繼續喊冷,反而一路上狂吹熱氣,欣賞眼前一團團的霧氣。

回到家里,剛好凌晨兩點鐘,當時的氣溫是零下四度。我的初體驗看來不會很糟,我還等著下雪要玩雪呢﹗


左起︰Ferry, Hans & Bart。


巴特看到朋友都拿出生字卡,向他們炫耀中文字的奧妙。


巴特整晚只喝Duvel,我則果汁和可樂。


在沙威瑪快餐店內。


牆上的圖畫和Eindhoven的地圖。


不好意思,把老板拍糊了,其實主角是吧台上方的吊燈。


很有中東色彩吧?


我的Kebab套餐。


巴特的沙威瑪套餐。

Geef een reactie

Het e-mailadres wordt niet gepubliceerd. Vereiste velden zijn gemarkeerd met *

Deze website gebruikt Akismet om spam te verminderen. Bekijk hoe je reactie-gegevens worden verwerk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