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13〕31-12。乾弟的婚宴 Daniel’s Wedding Dinner

上一趟回馬來西亞的「主旨」就是參加三妹和乾弟的婚禮,順道親自去荷蘭駐馬來西亞的大使館辦個蓋章。
去年夏天,我和巴特回去渡假時,乾弟就已經定了婚期,惟獨我妹的婚期改了又改,搞到我懵煞煞,不知該從何開始打算。暑假回來後,巴特還是同意讓我選一個時間回家,雖然我們協議今年要縮緊點腰帶。當時的選擇有︰三妹的婚禮、農曆新年或夏天暑假,三選一機票和費用都有上限。還好八月初,他們確定了結婚日,我也好跟巴特商量下一步。因為是旅遊旺季,年尾的機票不止是難買,而且還很貴,光是機票我就花掉了七成的預算。說實在,我比很多人幸福,短短相隔五個月又能再回家,參加了兩場婚禮。當然也要感謝他們的巧合,選了30和31日。若是落在同一天,我又得二選一,屆時選的肯定是我妹的婚禮了。

說來也真不好意思,我這乾姐姐專程回去,卻只去了乾弟的婚宴,至於他白天熱鬧的迎親等等節目我都缺席。呵呵,一來契媽的交代不是很清楚,二來是有忌諱(會相沖),所以契媽家我就沒去了。其實若真要去的話,我還一個頭兩個大。因為在飛機上沒有睡好,著陸後沒辦法適應時差,加上三妹的婚禮忙了兩天,第三天就得用力補眠,再戰一個晚上。結果,我這睡豬睡到下午才和我媽及小弟去金鋪買條手鏈當賞禮,因為空手去參加婚宴實在是失禮。

傍晚六點,我來到婚宴現場,馬上被排場嚇昏了。當晚的婚宴設席七、八十桌,來賓不只是親戚朋友,還包括華人社會、商界和教育界領袖等。乾姐姐說我是主人家的一份子,也給我別上襟花。這襟花一別上,身分有別,我也開始不知如何是好,除了不知從何切入幫忙,更為自己那連口紅都沒有擦上的素臉感到丟臉,早知道就請我家小妹給我上點胭脂水粉,呵呵﹗不過,很快的我就忘了這些事,因為好友菊香也被邀請,契媽讓我去跟她同桌。就這樣,我就跟菊香,還有她華青團的朋友一起坐了,整個晚上有個老友一起談天說地,還可以專心享用佳餚美食,好不快活呀﹗

婚宴結束後,我還跟菊香一起去跨年。雖然我們只在一家咖啡廳迎接2007新年,之後還跟她和她華青團的朋友搞到凌晨三、四點才回家,我只有一個結論︰雖然累,但很開心﹗


迎賓。


看鏡頭的是我表弟。


契爸和契媽。


婚宴一瞥。


我很喜歡舞台上的氣球牆。


培民中學的華樂社受邀來助興。


已經serve了一輪後的魚翅湯。


雙味雞。


這麥片雞很棒。


倒香檳儀式。


交杯酒。


吃蛋糕,甜甜蜜蜜。


雙方家長和新人上臺敬酒。


我和菊香。呵呵,我們的髮型是出自同個理髮師的剪刀,相似吧?


雙味拼,忘了是什麼說……..,應該是鴨肉和鹿肉吧。(其實每道菜都有個很好兆頭的名堂,所以我特地把菜單留著,但回到荷蘭就搞失蹤了。


香菇海參。


奶油蝦。


當晚很多高手獻唱,婚宴快結束時,新郎也受邀上臺高歌一曲。


甜點︰椰奶西米露。


我和阿惠合照。


下來這些是契媽給我的照片,掃描後顏色差很多。左起︰契爸、姐姐、我、契媽、表弟、姊夫。


大合照︰前左起為阿惠的父母親、阿惠和Daniel、契媽契爸。後左起︰我、阿惠的弟弟、姐夫、姐姐和哥哥。


外加︰新人的婚紗照兩張。

Geef een reactie

Het e-mailadres wordt niet gepubliceerd. Vereiste velden zijn gemarkeerd met *

Deze website gebruikt Akismet om spam te verminderen. Bekijk hoe je reactie-gegevens worden verwerk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