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飛之後

~。分。~。飛。~。之。~。後。~


(1)解脫

和烏龜分開,也快一年的光景了。

當初離開的意志,至今都沒有動搖、後悔過。在娘家的日子過得輕鬆、愉快。雖然物質生活不是很豐裕,但是精神上是滿足的。除了看顧佩佩、幫忙家務、晚間幫忙父親整理水果準備第二天的批賣之外,剩餘的時間都屬於我私人的,不必跟別人分享。

剛從忙碌的生活中脫軌出來時,整個人陷入過於空閒的處境。本來一天到晚忙得昏頭亂轉,忽然手邊的工作和責任頓失,身心有點摸不著邊際的感覺。雖然難掩解脫後的歡愉,但心思卻很渺茫。

生活重新回到原點,我該何去何從?就業?打工?還是創業?留在家裡幫忙,有前途嗎?發展父親果園生產的衍生事業?那該做批發?還是經營水果專賣店?餐飲業營利高,那要租個小檔子?還是開間小型咖啡室?…………。

父親甚解我內心的徬徨,直接開口建議先照顧好佩佩,自己也好好的休息。是的,那三年半的時間裡,想不出什麼時候屬於自己的。忙碌,只有忙碌,忙得看到鏡中的自己也感到陌生。

現在每天都能擁有兩、三個小時看報紙、看書、或是到網上瀏覽,精神有了寄託,內心也慢慢豐實,這是我最想要的生活。自小,我就是跟文字有奇緣的人。不論是書本、報紙、或是罐頭標籤之類,只要有文字在,我都會停下腳步、看個仔細。

回想那段日子,好陌生,沒印象,那不是自己。那時除了寫寫雞毛蒜皮的小新聞,有深度、感觸的作品不上五篇,平時甚少提筆,就連給朋友寫信這回事也擱下了。我的決定是對的,不然再沈溺在那種精神生活貧乏的環境多幾年,我準會變成腦筋生鏽的大白痴,除了工作、孩子,別無他物。

我向來極著重精神生活,脫離烏龜,重歸真實的自我,那種感覺就像擁抱著幸福的海洋,好幸福……。每天能夠自我進修、做些想做的事,時而與朋友相聚,時而躲在家裡織夢,有時可以想想屬於自己的未來…………。

這種感覺真的很棒!在我最失意的那一、兩年中,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能走出桎梏,找到新生的希望。這種解脫,不是人人能有、人人敢為,既然成功脫離了苦境,就要珍惜、把握下來的每一天,不虛度、不揮霍、要感恩、要惜福!

20030711 1629

~。分。~。飛。~。之。~。後。~

(2)贍養費

女人離婚,旁人最好奇的還是贍養費有多少。現實的社會,大家都用得到多少的金錢財產,來衡量這場婚姻的犧牲值不值得。如果這是個人價值的依據,那我算是一文不值,而且是我自己選擇不要和金錢價碼划上等號。

很多人都說我超級笨,臨走為什麼不撈一筆?家裡有兩間店屋,還有一些地皮,出門有車子代步,出手也大方灑脫,為什麼拿不出錢來?其實,那只是愛炫的表相,內里的拮据不是外人能懂。家婆雖然掌管財政、店里營業收入全是機密,但是每個月都看到她皺著眉頭還店屋貸款、汽車貸款、孩子升學的開支……。所以,我沒有要求烏龜給我贍養費,因為經濟無能的他只會向母親要錢。

我想婚姻也不是一場交易,錢財或許可以讓我暫時有筆錢防身,但不能給我身心任何補償。在離婚協議中,我只要求他對孩子負責,每個月供給奶粉錢,無限期的包攬所有的醫藥費和教育費。至於財產,我一點也不想要。

況且他親口道出,他父親反對我們離婚的重大的原因之一,就是擔心我會要求分掉烏龜名下的那間店屋。而且見我勢在必離,還想盡快在離婚手續未辦理以前把店屋轉名。後來,我直接表明不想要任何產業或補償,我不貪財,也不屑這些東西。如果我真是貪圖錢財之輩,當初根本不會選擇嫁給烏龜這般的人!

勢利,跟我扯不上關係。我只要他還我自由和快樂,其他的我都不屑!這不是灑脫、也不是愚蠢,我為自己而活,不必為大家所說的必然代價而出賣真實的自己。贍養費?不必了。那不是榮耀,而是殘留著“沒有他就不能生活”的羞辱。

20030711 1747

~。分。~。飛。~。之。~。後。~

(3)休止符

隨著簽署離婚協議書、得到高庭的批准,一段夫妻關係就劃上休止符,不該再以夫妻的身分牽連周遭的人際關係。

對於這點,烏龜做得很不瀟灑,總是在人際關係上還把我扯上“他老婆”的代號。在生意交往中,他依然把我和交易對象的交情掛鉤,希望沾點油水、或是殺個價。因為是相識、有過交情,他們雖然對我們已經分開的事略有聽聞,但也不好意思當面拒絕打著“我是軒軒的老公”的烏龜,一樣給他優惠、打折。其後,他們致電於我,道出緣由,始知我們確實斷了關係,而他仍然佔了便宜。

為了自身的利益,來個混擾視聽,圖取他人給予方便或便宜,我看了實在氣憤。對於這樣的事,我也睜隻眼,閉隻眼,沒有興師問罪,沒有扯破面皮。我只是靜觀其變,時間一拉久,分開的事也就白日化,看他的面子往哪裡擺。

如果單是以上的情形,我還能忍則忍,可是還有更嚴重的狀況發生,就是逾越身分來干涉我的生活。正式離婚以後,他還時常打電話來,以丈夫的身分質問我的一切。從行蹤調查,到否定我的想法和計劃,毫無顧忌到我們已不再是夫妻關係。而且還振振有辭,名正言順的樣子。畢竟夫妻一場,我也沒有臨場拉倒,多數都採取不出聲、不表態、不反駁、不激動,讓他自言自語、自問自答,最後無趣地掛斷電話。

多年的爭執、嘔氣、吵嘴、冷戰,我已經厭倦了。或說也鍛鍊了一股很強的免疫力,百毒不入。面對他暴躁無理,我可以冷漠以對,然後再平靜的告訴他︰“今天聽你說了那麼多,只是當著聽一個可憐的朋友發牢騷,不要忘了我們現在的身分,至多我們可以當回朋友。如果類似今天的事一再發生,不擔保我以後會不會連朋友也不想當。不是我絕情,是你不懂得什麼身分該說什麼話。”

是的,隨著事情的結束,能有的只是朋友般的關懷,不再是愛。因為休止符的後端不會再有音符,不會再有延續。

20030712 0844

~。分。~。飛。~。之。~。後。~

(4)相親

剛離婚,許多親友都來電打探虛實。初初聽到他們慰問的話語,心中感動不已,因為他們能夠接受我離婚的事實,沒有責備,只有同情和鼓勵。然而,在我滿心感激的當兒,他們卻冒出了真正的來意—介紹對象。

當他們開始滔滔不絕地介紹對方的好,什麼家世不錯、事業穩定、忠厚老實、成熟穩重、條件不高、脾氣溫馴………,聽在我的耳里,那似乎都是自圓其說的話語。我常想,有的人一心給人家介紹姻緣,當媒人婆,為的是什麼?一番好意,還是可觀的媒人錢?他們對雙方的認識有多少?說的天花亂墜,事實又是怎樣的?打著介紹結婚對象的旗幟,說出的話會不有背於良心?這不是偏激的想法,只是單憑道聽途說,能夠給雙方保證什麼?

而且更受不了的是,一朝答應了見面、相識、做朋友,隨後麻煩還不少。這些好心的阿姨三兩天就會有偵察行動,追蹤進展,甚至於半強迫你決定這個人是不是可以相處一世。喔,很多男女朋友拍拖了好幾年都沒辦法決定是不是該嫁呢!況且,我是不相信一見鍾情的人,沒有一段時間的交往怎能知曉雙方是否對未來方向一致、心靈是否溝通的來?沒有深交,怎麼能夠論定這人是否能托付終身?………。

很多親戚見我不感興趣,就轉移目標,向老媽下手,企圖說服她來給我介紹對象。現在,我“嚴厲”地向老媽下禁令︰只要是關於相親的事,免談。本小姐現在樂得自由自在,不想這些。如果是純交友、不扯上談婚論嫁的事,勉強可以考慮。

女人一定要套著婚姻的枷鎖嗎?大家緊張的是我還能不能再嫁出去,而不是聽聽我的人生意願和夢想。好不容易從婚姻裡走出來,為什麼又要那麼匆忙鑽回去?我有權力選擇要不要再婚,如果對方不能給我比單身更富裕的生活,我寧可不要。(嘿嘿,我不是貪財,我要的是富裕的精神生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如果老天厚待我,讓我有緣遇上另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我還需要認真考慮哩。至於相親?免了!

20030715 1629

~。分。~。飛。~。之。~。後。~

(5)祕方

婚後至今,烏龜最戒防的就是我會否泄露他們招牌菜的祕方。

祕方?這些讓他們全家自我陶醉的祕方,我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不是我愛潑冷水、或是看不起他們,只是對我而言,那些並不是獨特的祕方,一般對烹飪有點研究的人,都會懂得當中大略的材料。他們在小鎮經營餐館,就像坐在井裡的青蛙,沒有見過大市面,對於外面世界的新口味、新菜式,都沒有研究和跟進。

我本身是個對菜式要求新鮮的人,常常回到美里、或是到他鄉旅遊,都會嘗嘗特別的美食,試著把當中某些可取的點子融入自己的烹飪技藝中。廚藝也是門沒有止境的學問,想要滿足多樣化的口慾,就要不斷地增進自己的見識和技巧。

我沒有見過這麼自大的人,有了點祕方、得到些口碑,就洋洋得意,好似單靠這些祕方就能養活幾代人。談著離婚的條件當兒,他就特別強調,如果要走餐飲業這一行,絕對不可以校仿他們的烹飪法,而且那些祕方是懂、是不懂都好,絕對不可以跟外人說。說實在,他們從來沒有正式教導過我這些祕方的材料,原因就是我是個需要戒備的外人。

反正我也不在乎,不教就不教,沒什麼了不起的。他們是知道我有小聰明的人,三年多的時間,肯定有所得。在他提出要我保密的時候,我只帶著冷笑的心態,狠狠地回應他︰你們絕口不提的祕方,我怎麼會懂?你一直不把我當自己人看,現在我何必要為自己人的權益而保密?

這除了自私自利,沒有別的,說穿了就是人性的弱點。我犧牲了三年多的青春,就算今朝我把學到的拿來討生活也不為過。很多朋友都在旁慫恿我,要就敢敢在美里開間餐館跟他們鬥過,不要讓他們囂張一世。這個念頭我確實有過,但後來因為體驗過開餐館的辛苦和難處,還是認為有其他比較輕鬆的路可以走的話,先不要踏足這個行業。

至於那些讓他們洋洋得意的祕方,我就留著吧。等哪天走投無路時,再取出來應急也不遲。

20030718 1417

~。分。~。飛。~。之。~。後。~

怡軒 重新結集於 2003.08.01

Geef een reactie

Het e-mailadres wordt niet gepubliceerd. Verplichte velden zijn gemarkeerd met *